缅甸华商多年心血付之一炬 谁该为此埋单

在遭遇袭击时,多家中资企业试图报警,但警方的电话要么无人接听,即使接通了也无人出警

当地时间2021年3月14日,缅甸仰光莱达雅镇区,示威者举行反军事政变的抗议活动,遭到镇压。

文 | 《财经》记者 江玮

“所有心血都被付之一炬……离开缅甸以后,我再也不会回来了。”张安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和绝望。过去几年,这位中国商人在缅甸仰光郊区的工业区经营着三家制衣厂。在3月14日针对中资企业的打砸抢烧事件中,他的两家工厂被烧毁,一家工厂被洗劫一空。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表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16日晚20点,缅甸打砸事件已经造成37家中资工厂受损,3名中国员工受伤。此次被纵火和打砸的目标大多是位于仰光莱达雅镇工业区的纺织厂和制衣厂。中国驻缅甸使馆发言人14日就在缅中资企业遭打砸抢烧发表谈话时表示,中方企业在这个领域的投资为缅甸创造近40万个就业机会,不法分子的行为同样损害缅甸民众的利益;中方要求缅方采取进一步有效措施,确保在缅中国企业和人员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自2月1日发生军事政变以来,缅甸国内局势持续动荡,导致上百人失去生命。目前的缅甸在某种程度上处于无政府状态,军方接管政权之后,在去年大选中胜出的民盟议员组成了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与军方成立的国家管理委员会抗衡。在遭遇袭击时,多家中资企业试图报警,但警方的电话要么无人接听,即使接通了也无人出警。

危险无处不在

这像是一场事先张扬的袭击案。早在几天前,缅甸社交媒体上已经流传着要对中资企业发起袭击的传言。张安提前做好了预案,但仍没有料到事情会严重到如此地步。

根据张安向《财经》记者的描述,14日下午两点半,一群蒙面人开着五辆摩托车经过他所在的工厂,每台车上坐着三人,身上均背着刀具。最初这群人没有停留,但在半小时后折返,并带了更多人手。他们将摩托车停在路边,走到工厂门口,将点燃的燃烧瓶扔进工厂。由于事先已经有所准备,此时张安和他的同事还可以及时对火势进行扑救。但随后袭击者开始更换策略,试图爬墙进入工厂。他们将燃烧瓶扔进保安室,趁保安逃离时冲进工厂。期间缅甸籍的管理人员试图与他们交涉,但得到的回复是他们一定要烧掉工厂,一名袭击者称:“我不喜欢中国人在缅甸。”

进入工厂后,袭击者先对消防设备进行破坏,随后进入车间浇上汽油,再将点燃的汽油弹扔进车间。若有人试图去救火,他们便抽刀威胁。张安打了报警电话,但警方的电话无法接通。附近消防站此时也已被围攻,无人可以前来救火。张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过去几年朝夕相处的工厂被大火付之一炬。

但张安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自己遭受的经济损失,现在他更担心人身安全问题。在工厂被纵火和洗劫的当晚,他在朋友的公司待了一夜,忐忑不安,睡不着也不敢睡。第二天一早,他离开了工业区,住进了仰光市区的一家酒店。“这里外国人多,他们不敢来闹事。”

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张安不时接到消息,被告知又有人闯入他的工厂,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抢救剩余的设备,“让他们抢去吧”。

3月14日晚间,缅甸军方宣布对莱达雅和瑞必达两个镇区实施军事管制。缅甸中国企业商会纺织服装分会秘书长罗穆珍对《财经》记者表示,军方接管之后,虽然在工业区偶尔能看到一些军警,但暴徒尚未被有效控制。尽管中资企业内部已经加强了对人员和物资的安保措施,中国驻缅甸大使馆也要求军方和民盟方面加强对中国企业的保护,但威胁仍无处不在,罗穆珍说。

张安于2016年在缅甸开设了第一家工厂。之所以选择在缅甸设厂,是因为当时的缅甸刚刚对外开放,尽管产业不够成熟,但竞争没有周边国家激烈;在考察过程中缅甸给他留下了民风淳朴的印象,且当地劳动力成本远远低于国内。彼时他在国内的工厂面临着成本越来越高且招不到人的困境,他的客户也希望将生产线搬到东南亚国家,出口到欧洲可以享受更低的税率。

来到缅甸的前三年,张安以一年新开一家工厂的速度迅速发展。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前,他的工厂雇佣了大约3600人,产品主要出口到美国和欧洲国家。

尽管在缅甸面临过工会势力强大的挑战,但张安认为只要自己遵照法律,遇到的问题总能解决。他的工厂经受住了新冠疫情带来的考验,但最终压垮他的是这场政变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事件。

为了反抗军人政权,缅甸民间发起了公民抗命运动,海关工作人员也参与了罢工,货品进出口停摆。张安的工厂出不了货,成品堆积在仓库,在14日被全部烧毁。

“所有的心血都被烧成灰烬,一夜回到解放前。”张安说。他初步估计自己的损失大约为2000万美元。

对华负面舆情

政变之后,张安感到缅甸人对中国越来越仇恨,缅甸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对华不利的言论。有时缅甸员工会拿脸书上的虚假消息给张安看,那些消息荒谬得可笑,但信者仍甚众。他试图向对方解释,但也不知能在多大程度上被接受。14日下午,在工厂与暴徒对视的瞬间,他感到对方深深的恨意。“没有看过暴徒仇视中国人的那种眼神不会理解。”张安说。

尽管中缅关系在官方叙事里通常被描述为胞波情谊,胞波在缅甸语里意为兄弟,但中国在缅甸的投资并不顺利。在发生此次针对中资工厂的打砸抢烧事件之前,中国企业在缅甸的投资面临过争议,从环境、劳工、征地问题到债务陷阱的指责,一些项目甚至被叫停。

“原因很复杂,与缅甸的营商环境和对华负面舆情有关。”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许利平对《财经》记者表示。

缅甸社会的对华负面舆情与此前军政府执政的经历相关。许利平分析说,军方统治缅甸数十年,西方国家对缅甸进行了制裁,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的中国没有参与制裁,缅甸民众认为这间接帮助了军政府。在2月1日军方再次接管政权之后,缅甸民间也普遍认为中国支持军政府,要求中方停止对军政府的支持,对中方没有谴责这场军事政变表示不满。在反对政变的游行中,一些示威民众曾打出写有“如果有一名平民被杀,一个中国工厂将化为灰烬”的海报。

“西方势力太强大了,中国在缅甸问题上很被动……夹在中间的我们成了替罪羊。”张安说。

在政变之初,缅甸社交媒体上一度流传着中国飞机运送技术人员来缅、中国帮助缅甸建防火墙的传言。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在澄清这些传言时表示,飞机是中缅间正常货运航班,运载的是缅甸对华出口的海鲜等货物。“如果这类流言还能在缅甸有市场,只能说明其背后有别有用心的势力在操控和煽动。”他说。

在仰光从事通讯行业的李方在缅甸工作生活了七年。在他的印象中,缅甸主流的社交媒体如脸书、推特充斥着关于中国的负面信息,这些信息被后台推荐,缅甸民众首先看到的就是这类虚假信息,容易被误导。

目前袭击者的身份尚未明确,对于袭击的动机有诸多猜测,一种说法认为幕后主使是反华势力。“反华势力在背后支持、策划,否则不可能一天同时对几十家中资企业进行打砸,包括缅北曼德勒10家。”李方对《财经》记者说。李方原本没有回国的打算,但在袭击事件发生之后,国内总部要求他先回国。他买好了机票,准备暂时撤回国内远程办公,待局势稳定后再回缅甸。在李方看来,这次打砸事件属于恶意被煽动,是暴徒的短视恶行,而中企在缅甸的投资为当地提供了就业机会,改善了老百姓收入,无论是哪个政府,都会欢迎和保护。

但在亲身经历了3月14日那个绝望而黑暗的下午之后,张安去意已决。“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了,失望透顶,在这个国家投资没有任何意义……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中张安、李方均为化名)

(原标题:缅甸华商多年心血付之一炬,谁该为此埋单?)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